小说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乔烟绾景煜容全文阅读

时间:2020-07-31 10:02:43    作者:甜心宝宝    来源:ysg

小说简介: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,作者甜心宝宝小说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。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。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医师一朝穿越,竟然...

小说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乔烟绾景煜容全文阅读

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

第十章

“哎哟喂,娘的心肝哟!”

一个身着艳丽纱裙的妇人扑在乔琴雪的床边,尖着嗓子抹泪。

妇人穿金戴银,脸上虽有了几道岁月的痕迹,但依旧能看出几分姿色。

躺在床上的乔琴雪眨巴着眼睛,豆大的泪珠掉落出来。

因为脸上敷了药,怕眼泪沁进药膏里,刘氏忙伸手去擦。

“嘶~娘,女儿疼。”

有气无力的撒着娇,乔琴雪这会儿可没了气焰,躺在床上动弹不得。

大夫临走前可是叮嘱过,她三日之内受不得风,否则就有可能破相。

万一破相了,六皇子可就不要她了。

“乖,娘轻点,你忍着点哈。”

说着,刘氏又抹了把眼泪,脸上的心疼神色更深了。

瞧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变成这幅难看模样,她心里又气又恨。

“娘,都是乔烟绾那个小贱人!竟然当着爹爹的面打我!”

提起一改往日作风的乔烟绾,乔琴雪眼里又是恨又是怕。

早就听下人说了事情经过,刘氏心里也是止不住的恨意,手中的动作也忍不住重了些。

“娘,疼!”

“好好好,娘轻点。”

两人的情深意浓中,免不了夹杂着对乔烟绾的咒骂。

突然,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。

刘氏回过头,正是一脸铁青的乔正中。

李公公走后,乔正中又去了一趟乔烟绾的小院,却直接被门口的两个侍卫给堵了回来。

在自家府邸里吃了闭门羹,他满心怒火。

“老爷~”

瞧见他进了门,刘氏忙擦干净脸上并不存在的泪水,整了整衣冠,迎上去。

恍若无骨般靠在乔正中怀里,刘氏不傻,自然是看出他此时心情不佳。

能惹得他如此生气的,准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小贱人。

刘氏暗想,她何不在这火上添一把柴,让乔正中好好惩治一番那小贱人。

左右他也厌恶乔烟绾,顺便还能给女儿报了这欺辱之仇。

现在宫里人也走了,小小的两个御前侍卫又能翻起什么风浪?这里可是将军府!

这般想着,刘氏便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,挂上脸上,拉着乔正中的袖子,哭诉:

“老爷,妾身跟了您这么多年,从不求您什么。可是雪儿,她是咱们的女儿呀,竟被人差了点毁了容!您一定要还她一个公道呀。”

说罢,还拂袖掩面低声啜泣。

听见乔正中来了,乔琴雪也忙开口,哭哭啼啼的叫喊着:

“爹爹!您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啊!女儿不能白白挨打呀!”

她们只以为,抓住了乔正中的心,便就捏死了乔烟绾。

可今时不同往日,乔烟绾进了景辞宣的眼,更是得了他的青睐。

乔正中再想动她,无疑是在老虎嘴上拔毛,作死。

受人制肘的事,他又怎会拿到台面上来说?只是心中越想越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

眼下看着平日里温柔的小妾哭哭啼啼的模样,都觉得异常烦躁,实为不爽。

一把推开刘氏,乔正中黑着脸怒斥道:

“既然都被送回府了,也不知道修身养性!想着法儿的出去作乱,还嫌我不够烦吗?!”

头一次被乔正中怒骂,乔琴雪母女二人都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他。

好一会儿,刘氏才缓过神,软声求饶:

“不是的,老爷。雪儿也是气不过才过去找乔烟绾理论,反倒被人打了,多冤枉啊。”

说着,她又要装哭抹泪。

却不料乔正中狠狠瞪了她一眼,破口大骂:

“冤枉什么?!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你个做母亲的也不好好管一管!”

话音刚落地,乔正中摔门而去。

房间内的气氛立即凝固住了,好半晌没人敢吱声。

“娘…爹爹是不是厌恶我们了?”

乔琴雪怯生生的问了一句,眼里满是害怕。

她们母女二人如今能有这般荣华富贵的生活,全是依仗乔正中这个将军大人。

若是乔正中不管她们了,她不敢想象自己以后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模样。

听到女儿的声音,刘氏急忙跑过去,将她搂进怀里,低声安慰道:

“不会的,雪儿。你爹爹只是在气头上,等过几日就好了。”

内心中,刘氏也这样安慰自己。

这些年,乔正中对她可谓是言听计从,从未有过这般黑脸的待遇。

一方面,她的心开始慌了。另一方面,她对乔烟绾的恨意再加深一层。

回到书房的乔正中端坐在桌前,脸色阴暗,眉头紧皱。

四周的家仆小心翼翼的低着头,大气都不敢出。

乔正中脑海中盘旋着无数个疑问。

明明是郎中诊断完已经断了气,他才送了棺材的,怎么乔烟绾突然又活过来了?

重新活过来的乔烟绾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,以前的懦弱无能不是假的,如今的强势凶悍也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难不成,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在她身上?

乔正中陷入了沉思。

华灯初上,皇宫内外挂满了灯火,映照得如白日一般。

“容儿,之前送往你府上试血的乔郡主,可曾打过照面了?”

御书房中,一身常服的景辞宣坐在首位,满脸慈爱的看向左手边的男人。

男人身形修长,一袭纯粹的黑袍,配上银白色的面具,那一双幽深的眸子,显得妖异异常。

这,便是传闻中残暴无比的摄政王,景煜容!

放下手中的茶杯,景煜容回想起那日浴池中的遭遇,眼中闪烁一瞬异样的神色。

可语气依旧是淡淡的:

“见过。”

景辞宣可没漏过那一丝变化,瞬间起了兴致,笑道:

“那,你可相中了?”

虽说调查出的这个乔烟绾,自小软弱可欺,常年被一个庶女压在身下,被当做下人般对待。

可她也继承了母亲的医术,这便是景辞宣看中的。

更何况,传闻也不可尽信。他见到的乔烟绾,根本就是个会审时度势的聪明人。

这般有勇有谋的奇女子,配景煜容,也算是良配了。

“倒是个有趣的女子,不同于一般庸脂俗粉。”

往日里那些女子,不是惧他如毒蝎,就是为了荣华富贵主动献身勾-引。

而乔烟绾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冷静机智,都是一般女子不曾拥有的。

只是又想起那日浴池里的事情,景煜容面具下的俊脸黑了黑。

“哦?你说与朕听听,那丫头如何。”

挑了挑眉,景辞宣也颇有些震惊。

他是知道自家胞弟的性子,能打动景煜容,那可不是小事。

见到兄长一副感兴趣的模样,景煜容便将那日浴池中的经过详细说了。

只是略去了乔烟绾将自己认错。

听完他的话,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景辞宣激动了,一把抓住景煜容的手,反问道:

“你说的可是真话?她当真能解你身上的毒?!”

景煜容神色自若的点了点头。

从当时乔烟绾的反应来说,应当并没有说谎。

闻言,景辞宣抚掌大笑道:

“好好好!皇天不负有心人啊,终于能了却朕心头的一件事了。这回,朕总算是没看错眼。”

激动了一番后,景辞宣眼神复杂的看着一母同胞的弟弟,幽幽叹了一口气。

自己能坐上这个位置,是经历过血一般的付出。这就包括了,景煜容身上之毒。

“那,你可喜欢这乔丫头?”景辞宣突然出声问道,眼中带了几分试探。

虽说希望景煜容早早完婚,可景辞宣也不愿他娶一个自己不喜的女子。

然而,景煜容却再也没开口,眼神也归于平静。

看着面前老僧入定般坐着的人,景辞宣心中倒是一喜。

没有人能够比他更了解景煜容。

有的时候,没有答案,恰恰是最好的答案。

“那样东西找到了。”气氛凝结了一会儿之后,景煜容突然开口道。

闻言,景辞宣的面色也凝重了起来。

“在哪?”

“将军府。”

“你准备何时动手?”

“今夜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景辞宣冷声道:“乔正中府上有一支死士团,你此番前去,定要小心。”

“嗯。”景煜容点了点头,就离开了皇宫。

……

夜深人静,这是来这里的第一夜,乔烟绾让揽枝给自己烧了一锅热水,准备沐浴一番,洗洗身上的晦气。

虽说在摄政王府已经沐浴一番,但毕竟是药浴,她觉得身上不舒服。

泡在巨大的浴桶里,乔烟绾舒服的喟叹了一声。

她正闭着眼睛享受着,外头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。

“抓刺客!有刺客!”

出事了!

乔烟绾心中一凛,正准备起身穿上衣服的时候,脖子上传来的冰冷触感让她没有继续动作。

紧接着响起男人的声音。

“别动。”

嗜宠毒妃:邪王请自重小说
猜你喜欢